大參考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查看: 3653|回復: 0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江湖大大:黃光裕的復仇!

[復制鏈接]
跳轉到指定樓層
樓主
發表于 2020-6-28 11:50:17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  一

  1948年在北京出生的張大中,是一個苦孩子。

  張大中父母都是黨員,早期參加過革命。1960年,張大中12歲,父親張以成患了肝腹水。這也不算是絕癥,但當時醫療條件比較差,張以成不治身亡。

  張大中兄妹七人的吃喝拉撒,家庭的重擔,一下子壓在了母親王佩英一人身上。

  前排中間:張大中

  當時社會動蕩,政治不穩定,讓這個脆弱的家庭風雨飄搖。5年之后,由于王佩英經常發表“反動言論”,被關進了精神病院。

  當時還在讀初中的張大中,與母親感情最深,每個月都會騎著自行車去看望母親。有一次,母親哭著對張大中說:兒啊,媽做的事可能會拖累你們,媽對不住你們!

  張大中并不理解母親話中的意思。

  1970年,王佩英在北京工人體育館的一次萬人公審大會上,被執行了死刑。

  聽到消息的張大中大腦一片空白,他在長安街奔跑到深夜,淚水和汗水夾雜在一起,釋放心中巨大的悲痛。

  插隊回來后的張大中,一直為母親的名譽奔走。終于在1980年,母親得到了平反,兄妹7人一人得到了1000元補償。

  拿到母親用生命和獻血換來的錢,張大中痛哭流涕。32歲的張大中,已經完全理解了母親,他暗暗地對自己說:我不能拿這筆錢去享受,我要讓它增值,為社會作出貢獻,這樣才能對得起母親。

  1982年,34歲的張大中辭掉了供銷社的工作,那是一眼就能望到頭的工作。他成立了張記電器加工鋪,專門生產音響放大器。

  4年之后,張大中敏銳地發現,北京是一個消費型城市,搞制造業不如搞商業。

  1986年,張大中的第一家電器原配件銷售門店,在中組部路口靈鏡胡同8號開業了。張大中的店鋪雖然只有十幾平方米,但生意非常紅火,當年他就積累了五萬元的財富。

  在那時,5萬元絕對算得上是一筆巨款。

  高興沒多久,張大中就被北京市工商局請去“喝茶”了,原因是他的張記電器加工鋪開了兩家,在當時個體戶是不允許開分公司的。

  二

  張大中被請去“喝茶”那一年,有一個廣東潮汕人,坐著火車來到了大北京,來到了張大中的“地盤”。

  黃光裕從北京火車站出來,已經是晚上了。他操著潮汕口音的普通話,叫了一輛三輪車,讓三師傅帶他去旅館。

  三輪車師傅一看就知道黃光裕是南方鄉下來的,載著他吭哧吭哧騎了半個多小時,終于到了一家旅館,收了他1塊錢。

  黃光裕住進了這家一晚只要5毛錢的旅館,第二天起來,準備去北京城逛逛,看看有什么商機。

  剛走出旅館大門沒幾步路,就看到大大的北京火車站,黃光裕不禁破口罵了一句:“撲領母”(潮州話三字經)。原來昨晚那三輪車師傅騎了半天,根本就沒離開火車站。

  17歲的黃光裕,第一次體會到了人心險惡。

  黃光裕在北京考察了幾天,發覺還是賣服裝靠譜。他從南方進來一批衣服,找到了珠市口東大街的一家國營服裝店,讓他們幫忙代銷。

  合作了幾個月后,黃光裕就想把這個店盤下來自己做。這個店位置一般,生意也很慘淡,負責人巴不得有人來接盤。

  黃光裕把在內蒙古做電器生意的哥哥叫來,簽訂了三年的租賃合同。店面有100平方米,黃氏兄弟把一半用來賣服裝,一半用來賣電器。

  國美服裝店,就這樣開張了。當時的黃光裕,根本不會想到,“國美”會成為響徹全國的家電連鎖巨頭。

  1986年,是特別有意思的一年。

  這一年,23歲的江蘇南京人張近東,從南京師范大學中文系畢業已有兩年,在南京鼓樓區的一家區屬企業上班。

  張近東并不是安分守己之人,用現在的話說,他是一個“斜杠青年”。一邊做正職工作,一邊搞副業,他用業余時間接了一些空調安裝的工程。

  這一年,27歲的上海人陳曉,剛剛進入上海工業局三產辦,負責家電銷售。

  38歲的張大中,17歲的黃光裕,23歲的張近東,27歲的陳曉,他們分別在北京、南京、上海,無意中一同踏進了當時的風口——家電行業。

  他們身處天南地北,但命運終究讓他們聚到一起,上演一幕幕商業上的愛恨情仇。

  三

  這四個男人,黃光裕最小,但他卻最早喝到家電行業的頭啖湯。

  當時,改革開放已經有十年,全國人民也已經小有積蓄,被壓抑已久的消費欲望噴涌而出,家用電器成為當時最搶手的商品。

  只要能拿到貨,就一定能賣出去,黃光裕在廣東有源源不斷的貨源,這讓他很早就嘗到了甜頭。

  賺到了錢的黃光裕,又連續開了幾家分店。

  1990年,國美賣的電器品種越來越多,話語權越來越大,黃光裕采用了一種新的生意模式:直接向廠家進貨。

  原來所有的賣場,都是向家電廠的批發商進貨,由于渠道層層加價,最終到賣場的價格也水漲船高。

  這讓國美電器的進貨價格大幅降低,黃光裕采用低價競爭策略,薄利多銷,門店越開越多。

  這一年,對張近東來說,是非常重要的一年。

  斜杠青年張近東,靠副業賺到了一桶金10萬元。副業帶給他的不僅僅是創業的啟動資金,他敏銳地發現空調行業非常暴利。

  于是,他辭去了正職工作,創辦了蘇寧家電,專營空調批發的生意。

  生意的火爆,完全超乎了張近東的想象。當年,蘇寧家電營業額就做到了6000萬元,張近東賺了1000萬。

  從10萬到1000萬,張近東只用了一年時間。

  這一年,上海的陳曉,同樣迎來了命運的轉折。

  他被上海南匯區商業局看中,挖來南匯區家電批發站做常務副總經理,主抓銷售。陳曉上任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把“南匯區家電批發站”改名為“永樂家電批發總公司”。

  就這一簡單的改名,陳曉的商業天賦可見一斑。一個區一級的批發站,改名后就擁有了承接全市乃至全國生意的機會。

  但陳曉此時依然是個打工仔,只能算是一個職業經理人,還沒有真正做老板。

  陳曉,你還得蟄伏幾年,屬于你的機會還沒有真正來臨。

  接下來的時間,還是交給我們的主角黃光裕吧。

  相較于張近東的蘇寧剛剛起步,黃光裕的國美已經如魚得水。當時沒有人在報紙上打廣告,黃光裕首開先河,在《北京晚報》的中縫打廣告。

  現在我們互聯網常說的低價引流,其實早就被黃光裕玩透了。當時中縫廣告用不了多少錢,卻讓“買電器,到國美”成為家喻戶曉的口號。

  1992年,國美電器在北京開了十幾家分店,營業額達到了2個億。這一年,黃氏兩兄弟正式分家。哥哥分走了房地產業務和六家門店,黃光裕分走了國美的品牌和其它幾家門店,以及幾十萬元現金。

  1993年,黃光裕英姿勃發,將北京的所有門店招牌改成國美電器,進行了同品牌運作。

  為了擴大經營,黃光裕跑到中行去貸款,認識了中行的一個信貸員小姑娘——杜鵑。

  杜鵑畢業于北京科技大學,父母是教師,又捧著銀行的金飯碗,典型的白富美。

  個子不高的南方人黃光裕,初中沒畢業,身上除了有錢,也就只剩下錢了。毫無疑問,這是霸道總裁愛上我的戲碼。

  沒多久,杜鵑和黃光裕墜入了愛河。至于杜鵑愛上黃光裕什么,他并不知道,但他相信一定不是錢。

  多年之后,杜鵑會用實際行動證明這一點。黃光裕也沒有看錯人,當時誰也不會想到,這看起來柔弱的女子,日后會成為拯救國美電器的強大女王。

  三

  1993年,對張大中來說,也是跨越性的一年。

  張大中一直在折騰音響生意,全國的卡拉OK熱潮,讓他的財源滾滾來。他突然意識到,諾大的北京城,居然沒有一個大而全的音響店,能夠同時賣所有品牌的音響。

  張大中決定玩一把大的,他租下了玉泉路上一個幾萬平米的商場,成立了大中音響店。

  效果沒有張大中想象的好,剛開始知名度不高,生意非常慘淡,一天下來的營業收入,還不夠給員工發工資。

  張大中這就樣熬了半年,慢慢有了點知名度,大家都知道玉泉路有一個超大的音響店,品牌一應俱全,才開始盈利走出困境。

  正是這把大的玩對了,張大中看著這么大的商場面積,就不再將眼光局限在音響。大中音響店賣的家電越來越多,這正成為日后“大中電器”復制的樣板店。

  這一年,張近東的蘇寧家電風聲水起,搶走了南京國有大商場的生意。

  張近東成了他們的眼中盯,南京“八大商場”聯合向蘇寧發起價格戰,并對空調廠家放話說:誰要給蘇寧降價,我們就在南京市場封殺誰。

  張近東沒有退縮,迎難而上,大幅降價應對圍剿。這場價格大戰引起了媒體的跟蹤報道,相當于免費給蘇寧打了廣告,這是空調行業賣方市場的第一次價格戰,蘇寧一戰成名。

  蘇寧最后以一敵八,突破了“八大商場”的圍剿,當年營業額干到了3個億,成為全國最大的空調經銷商,成了價格戰的最大贏家。

  四

  1993年張近東做到了3個億,高興得合不攏嘴。但相比上海的陳曉,張近東卻只算是個零頭,那一年,永樂在陳曉的帶領下,干到了13億元。

  但是陳曉卻一直高興不起來,他在國企上班,帶著永樂做了這么大的銷售額,得到的卻很少。雖然貴為副總,但生活并不寬裕。

  陳曉有著比黃光裕、張大中、張近東更為強烈的財富欲望,他已經受夠了生活窘迫的苦。

  陳曉于1959年出生于上海南匯區,也就是現在的浦東。1歲的時候,他被診斷患上了小兒麻痹癥,留下了殘疾,導致他現在1米9的個子,走起路來還是會有點跛。

  10歲那一年,又慘遭家庭變故,父親一命嗚呼,生活就變得更加艱苦。

  青年陳曉身“殘”志堅,通過知識改變命運,大學畢業后,進入國企上班。生活條件雖有好轉,但依然窘迫。

  1993年,陳曉家庭再一次遭遇不幸,結發妻子患上了重病。為了給妻子治病,陳曉掏空了家里所有積蓄,還欠下了40多萬元債務。最終,他還是沒有挽救回妻子的生命。

  人前風光,人后凄涼的陳曉,不明白自己這么努力工作是為了什么,為什么創造了巨大的業績,生活還是如此凄慘。

  接下來的幾年,陳曉一定是苦悶的,國企的弊端也開始顯現。當時刮起了房地產熱,公司主要領導將資產拿去銀行抵押貸款購買土地,導致永樂家電地位下降,業績也是一年不如一年。

  1996年,輝煌一時的永樂轟然坍塌,高層宣布倒閉。陳曉多年的努力,化為灰燼。曾經的輝煌,與他無關;如今的落魄,卻與他有關。

  否極泰來,那一年,陳曉帶領47名同事離開了國企,以買斷他們國企的工齡為條件,拿到“永樂”這個品牌。

  陳曉拿出了全部積蓄60萬元,和同事們湊了100萬元,創立了屬于陳曉的永樂家電。

  此時的陳曉,猶如脫了韁的野馬,一路狂奔。這是他自己的事業,這一次,他終于能夠掌握自己的命運了。

  四

  1999年,張大中成立了大中電器,做音響賺了第一桶金后,正式進軍北京全家電市場。

  陳曉的永樂放棄單純的電器零售批發,開始轉向經營,在上海開出多家分店。

  張近東的蘇寧電器,放棄只做空調賣場店,開始轉向大型綜合電器賣場。

  黃光裕的國美,打敗了國有大賣場,成為了北京最大的家電連鎖企業。北京已經無法滿足黃光裕的雄心,他要向全國進軍。

  這是一個瘋狂開店的年代,黃光裕策馬奔騰,在全國各地攻城掠地。國美玩的是低價競爭策略,所到之處,價格戰硝煙四起。

  黃光裕將家電的戰火燒到了全國。在北京,黃光裕是張大中的死對頭,雙方不分上下。

  國美也將分店開到蘇寧的老巢南京,永樂的老家上海,蘇寧和永樂也不甘偏安一隅,全國四處擴張。

  大批量的復制門店,帶來的是大量資金投入,黃光裕打起了資本市場的主意。

  2000年,黃光裕以鵬潤大廈的辦公室作為抵押,貸款了2568萬港元,入股了香港一只“仙股”——“京華自動化”。

  2002年2月,黃光裕又以1.35億港元,收購了“京華自動化”85.6%的股份,成為了絕對控股股東。這一收購舉動,并配合利好消息,京華自動化股價暴漲了4倍。

  黃光裕趁著股價上漲,套現了7650萬元,將持股比例降至74.5%。

  2002年4月,京華自動化公司以1.25億港元現金加0.75億港元股票的方式,收購了黃光?刂频囊患野倌酱蠊。7月份,黃光裕將鵬潤地產的部分資產注入上市公司,將公司名字改為“中國鵬潤”。

  黃光裕一系列眼花繚亂的操作后,他付出了1.35億港元,得到了1.25億元現金,再加上資本市場上套現的7650萬港元,相當于他一分錢沒掏,控制了一家港股上市公司。

  別看黃光裕只是個初中生,他在實踐中學習企業經營和金融,早已蛻變成為一個資本運作的高手。

  2004年,黃光裕又在港股玩起了“左手倒右手”的把戲。

  黃光裕先是把個人的18家子公司和94家門店,裝入國美電器,北京國美和另外的34家門店,依然在他個人名下。黃光裕個人持有國美電器35%的股份,另外65%股份由他控股的“鵬潤億!背钟。

  6月,黃光?刂粕鲜泄尽袊i潤,宣布以85億港元的代價,收購“鵬潤億!背钟械摹皣离娖鳌钡65%的股份。

  隨后,黃光裕將“中國鵬潤”改名為“國美電器”,實現了借殼上市。

  國美電器成為率先上市的家電企業,黃光裕個人財富暴漲至105億元,成為當年的中國首富。

  這一年,黃光裕才35歲,成為最年輕的中國首富,名滿天下!

  但是,對手的力量也不容小覷。

  這一年,深圳中小板正式開板。張近東抓住了這個機會,把蘇寧送上了A股,募集了4億元資金。當年,蘇寧營業額達到了91億元,門店數量擴張到了80家。

  陳曉的永樂更為生猛,營業額達到了160億元,門店數量108家。

  偏安一隅的張大中,也將大中電器的營業額做到了64億元,門店總數達到了68家。

  以前,四大家電巨頭之間的競爭,是門店數量之間的競爭。2004年,資本介入之后,就不再是一城一池的爭奪,而是國與國之間的爭霸。

  五

  國美在香港上市,連比永樂規模更小的蘇寧也在A股上市,讓陳曉夜不能寐。

  永樂要繼續擴張,有多少錢做多少生意的模式,一定會被時代所拋棄。于是,陳曉找來摩根士丹利,以20%永樂的股份,拿到了大約3.5億元的資金。

  2005年1月,陳曉和摩根士丹利簽訂了一份致命的對賭協議:如果2007年永樂的凈利潤低于6.75億元,陳曉要出讓6%的股份給摩根士丹利,這意味著他將會失去永樂的控股權。

  同年10月14日,永樂終于在香港上市,同年凈利潤達到3.2億元。

  2006年,面臨著國美和蘇寧的雙面夾擊,永樂的利潤增長開始放緩。眼看完不成與投資方的對賭協議,陳曉想到了一個快速增加企業利潤的方法——并購。

  陳曉心思極其縝密,有著上海人特有的精明。一個規模龐大的并購陽謀,在他的精心策劃下,開始登場上演。

  六

  陳曉先是找到老相識張大中,他們曾經為了對抗國美,成立了“中永通泰”聯盟,張大中是牽頭人。

  陳曉給張大中描繪一幅美好的前景:永樂和大中合并,與國美、蘇寧成三足鼎立之勢。

  張大中顯然被陳曉畫的大餅,給深深地吸引住了,他與黃光裕在北京惡斗了多年,終于有機會和黃光裕平起平坐了。

  2006年4月19日,永樂和大中同時對外宣布,一年后將會合并。為了表示誠意,永樂給大中電器付了1.5億元的定金。

  張大中緊緊握著陳曉雙手說:兄弟,夠意思!

  陳曉笑而不語,大中電器不是他的最終目的,國美才是!

  拿到與大電器的合并協議,陳曉轉頭就去找了黃光裕。永樂+大中,這對CP組合,對黃光裕來說,簡直太誘惑了,他根本沒有拒絕的理由!

  張大中發現陳曉與死對頭黃光裕暗中勾結,才知道自己被騙了,陳曉并不是有意收購大中電器,只是把大中電器當做與黃光裕談判的籌碼。

  張大中揚言要沒收陳曉的1.5億元定金。

  陳曉和黃光裕坐上了談判桌,談判的過程并非一帆風順。黃光裕想以國美電器股權置換的方式收購永樂,但陳曉執意要加上現金。

  黃光裕說:這是我做生意以來最艱苦的一場談判,不是我無能,是陳曉太狡猾。

  最終雙方達成的協議是,國美電器以52.68億港元的現金加股權的代價,收購永樂。

  雙方約定7月17日同時在香港停牌發布公告,當天,永樂在開盤后5分鐘宣布停牌,但國美卻遲遲沒有停牌。

  這無異于黃光裕臨時變卦,玩了永樂一把,讓陳曉有了“受欺負”的感覺。黃光裕此舉,有對永樂的誠意進行試探之意,更主要的是讓永樂因為率先停牌而陷入被動的局面——永樂停牌后必須給股東一個結果,這使得陳曉的談判回旋余地大大縮小。

  黃光裕見好就收。7月18日上午9時30分,國美電器在香港聯交所停牌,原因是國美對永樂提出自愿收購建議,并等待與永樂一起發布聯合公告。

  7月24日,也就是國美準備召開關于永樂并購案新聞發布會的前一天,黃光裕卻突然“人間蒸發”了,所有的媒體都找不到他。

  在這個節骨眼上,黃光裕跑到廣東去做“好人好事”了——他向“潮汕星河獎基金會”捐助了500萬。

  這些細節,無一都在說明,雙方的談判異常艱難,最后一刻都還在拉鋸,充滿著變數。

  最終,永樂并入國美,合并后的國美帝國,門店總數達到了800家,營業額達到了800億元。

  陳曉以一國之君,成了國美的敗軍之臣,當上了國美電器的CEO,但實際上,陳曉的權力是被架空的。

  但黃光裕并沒有以勝利君主的姿態高高在上,他對外宣稱不是國美收購永樂,而是國美和永樂合并,給了陳曉最大的尊重。

  在北京的辦公樓,黃光裕給陳曉安排了一間面積和裝修,規格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辦公室。黃光裕購置了兩臺邁巴赫,其中一臺送給了陳曉。

  黃光裕曾經認為陳曉是最“可怕的敵人”,現在他們成了戰友,黃光裕給了陳曉充分的信任。

  2006年,除了完成收購永樂的大事,黃光裕還在當年的股東大會干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。

  5月10日,黃光裕修改了國美電器的公司章程。在香格里拉大酒店的股東大會上,黃光裕授權了董事會一些新的權力:無需股東大會批準,董事會可以隨時調整董事會結構,包括隨時任免、增減董事,且不受人數限制;董事會還獲得了大幅度擴大股本的授權。

  黃光裕原本想借此擴大自己對公司的控制權,卻不曾想,這個權力有朝一日會被陳曉所覬覦并被利用,給自己帶來無盡的麻煩。

  七

  張大中被陳曉擺了一道,從此算是結下了梁子。命運的吊詭之處在于,它總是會給人一個報仇的機會。

  張大中此時已經58歲了,快到退休的年齡,兒子又無意接班。再加上家電賣場競爭白熱化,區域家電賣場的生存空間只會越來越小。

  與其堅持到最后,落得一個抱殘守缺的結局,不如在最好的時候,賣一個最好的價錢!

  吃了陳曉的虧之后,一向剛直的張大中,也變得圓滑起來。

  張大中先是與張近東打得一團火熱,蘇寧的員工甚至已開始進駐大中電器。

  大中電器占有北京51%的市場,若被蘇寧搶走,勢必會對國美造成巨大的打擊。

  對于黃光裕來說,大中必須拿下,不能丟。

  相比黃光裕,張近東顯得更加謹慎。張大中給蘇寧開出的價錢是30億元,蘇寧的員工進駐盤點后,覺得大中電器根本不值這個價。

  黃光裕主動找張大中談,面對死對頭,張大中說:你必須出比蘇寧高20%的價格。

  看到蘇寧員工進駐大中電器門店,黃光裕豪邁的答應了張大中的要求,36億元,而且全部現金支付。

  此時蘇寧還指望入駐后能討價還價,張大中被黃光裕的豪爽所打動,還沒有完全過戶,張大中就收到了36億元現金。

  這一改張大中對黃光裕的印象:這兄弟,夠意思!

  黃光?赡茏鰤粢膊粫氲,自己爽快結下的兄弟,在日后居然會救上自己一命;蛟S,這就是命運最公平的一面:與人方便,就是與己方便。

  張大中沒有采取任何避稅的措施,老老實實繳了5.6億元的稅,拿著剩下的30億元回家養老去了。母親王佩英的亡靈,此時一定在天堂的某個角落,泯然一笑!

  張大中,您先下場休息一下,您的使命并沒有完成。

  2007年12月,國美電器正式完成收購大中電器。此時的黃光裕,坐擁國美帝國,打著望遠鏡都找不到對手。

  這是國美最輝煌的時刻,但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:當一事物發展到登峰造極的時候,也是它走向衰落的開始。

  八

  國美固然很熱鬧,但熱鬧始終是黃光裕的,而不是陳曉的。

  陳曉曾向黃光裕表達過退意,但事情發生了轉機。2008年11月17日,黃光裕被帶走調查,陳曉臨危授命,被緊急任命為董事會代理主席。

  2009年1月7日,黃光裕的妻子杜娟也被帶走配合調查。1月16日,陳曉正式成為國美董事局主席,同時兼任總裁,成了國美權力最高的人。

  黃光裕托孤給陳曉,表現出他對陳曉的充分信任。但也有可能黃光裕此時沒有更合適的人選,危難之際,也只有陳曉能救國美。

  盡管陳曉第一時間將黃光裕和國美做了切割,但國美依然受到了很大的沖擊。原來國美有100億的流動資金,黃光裕出事后,銀行收緊信貸,賬上的資金不到10億元。

  陳曉利用個人關系,安撫好供應商,避免擠兌發生。

  此時,國美最大的問題,就是缺少資金。引入外部資金,是不得不做出的選擇,黃光裕也支持。黃光裕雖在獄中,但他仍可以與黃家人溝通,遙控國美。

  陳曉終于等到了一個絕好的機會!

  陳曉是個商業天才,他意識到2006年黃光裕修改的公司章程,無意間給他留下了至高無上的權力,比大股東的權力還大。

  不顧黃家人的反對,2009年6月,陳曉通過在永樂期間就認識的竺稼,引入了貝恩資本。

  貝恩資本獲得了3個國美董事會人選席位,這3個都是陳曉的人,而且這是董事會的決議,不需要通知大股東,立即生效了。這是黃光裕自己3年前種下的苦果,不得不吃下。

  2009年7月,陳曉又提出針對國美105名管理人員的股權激勵計劃,將已發行總股本的3%,價值7.5億港元的股票,分給國美副總監級別以上的管理人員。

  黃光裕的這些舊部,曾經跟隨黃光裕打天下,但沒有資格分天下。陳曉用此一招,將黃光裕的舊部悉數收買。

  對于股權激勵,黃家人也是極力反對。陳曉慷他人之慨,給自己收買人心,可謂是一箭雙雕。黃光裕不是不愿意搞股權激勵,而不是由陳曉來搞。

  2010年5月,在股東大會上,黃家人通過投票,否決了貝恩資本派駐3名董事的提案。

  第二天,陳曉又召開董事會,重新任命竺稼等三名貝恩資本的人為非執行董事。陳曉否決了股東大會的決議,徹底與黃光裕決裂,大股東對董事會失去了控制。

  董事會已經成了陳曉的董事會,萬事俱備,只欠東風。陳曉只要再增發股票,稀釋黃光裕的持股比例,減小他在股東大會上的影響力,國美就不再姓黃,而是姓陳。

  對黃光裕來說,已經兵臨城下了,黃家必須有一個有能力的人,站出來主持大局。

  黃光裕的一審判決結果也出來了,有期徒刑14年,罰沒8億;杜鵑一審判決有期3年,二審成了杜鵑唯一的希望。

  黃家人為了交罰款,已經極度缺錢。黃光裕的妹妹找到了提前退休的張大中,一個手握30個億現金男人。

  黃家人說,張大中是一個可靠的兄弟。張大中沒有讓黃家人失望,他無息借給了黃家人幾億元。

  張大中一是為了報答黃光裕當年重金收購之恩,二是為了報當年被陳曉欺騙之仇。

  正是這關鍵的救命錢,杜鵑在二審期間交納了2億元罰款,并且有悔罪表現。2010年8月31日,杜鵑二審改3年有期徒刑,緩期3年執行,并且當庭釋放。

  此時的杜鵑,早已有當年的小姐姐,成長為一名雷厲風行的商業女強人。

  出來后的杜鵑,第一時間就約陳曉談一談。陳曉此時正在國外,與國際投行接觸,為增發股票釋放黃光裕股份進行路演。

  此時,黃光裕擁有34%的股份,陳曉加上管理層和投資機構,大概擁有36%的股份。而國美的小散戶,由于黃光裕之前套現太多,并不一定會支持黃光裕。

  陳曉感覺勝券在握,見杜鵑是一件可有可無的小事。

  杜鵑沒有傻等,她要瓦解陳曉的聯盟。

  她找到了貝恩資本的竺稼,拋出了一個竺稼無法拒絕的條件:將300家未上市的國美門店,投入到上市公司中,貝恩的投資享受部分權益。

  最終,貝恩資本選擇了黃光裕。雖然竺稼和陳曉是好朋友,但利益面前,友情能值幾個錢?

  有貝恩資本的加持,黃光裕家族有絕對的優勢,“黃陳股權之爭“勝負已定。

  2011年3月7日,陳曉遞交了辭職申請,黯然離開了國美電器。接替陳曉國美董事局主席位置的,正是張大中。

  張大中是可靠的兄弟,此話不假,他重新出山,承擔著幫黃家人站臺的使命。

  九

  2020年6月24日,黃光裕假釋出獄,他終于重新獲得了人生自由。

  所有人都在期待,黃光裕能夠王者歸來,重振當年的輝煌。

  在2008年國美最為輝煌的時候,當他打著望眼鏡都找不到對手的時候,黃光裕沒有意識到,對手根本沒有出現在他的視線范圍內。

  那時候的淘寶、京東,根本沒有引起他的警覺和注意。

  陳曉的奪權計劃,被一個女人,和一個他曾經利用過的男人搗毀,黃光裕成功復仇。這次成功的復仇,也讓黃光裕和國美,錯過了一個全新的時代——電子商務和移動互聯網。

  黃光裕錯過的不僅僅是10年,他錯過的是一個時代!

  只不過,錯過了時代的黃光裕,還能王者歸來嗎?

  在黃光裕的江湖情仇中,“對手”可能變成忠誠的“盟友”,“戰友”也可能變成“敵人”,曾經“心腹大將”也可能隨時“叛變”。

  在利益面前,沒有絕對的朋友,也沒有絕對的敵人。

  即便如此,張大中的出現,也讓我們看到了資本的背后,還閃爍著人性的光輝。
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

QQ|小黑屋|大參考 |

GMT+8, 2020-7-23 03:54 , Processed in 1.187546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mt4官網

Powered by 大參考 X3.4 © 2011-2017 dacankao.com 廣告QQ:3037457936

豫公網安備41010502003328號

  豫ICP備17029791號-1

廣州白癜風醫院 飄花影院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北京pc蛋蛋稳赚不赔